文学的疯狂繁殖(外一篇)
  文/侯建磊
  
  
  我属于比较听话的读者。打开一本书,一般总会读完。在莫言、贾平凹、余华、苏童、二月河那儿,我尝到了巨大的甜头。在普鲁斯特那儿,却呛了一口水。鲁迅是个意外。
  这一段儿,正在集中读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版的18卷《鲁迅全集》。 (more…)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散文

  2014年秋天,我穿上病号服,被安放到市医院骨科48床。冰冷的医疗器械,成为我不是想脱就脱的盔甲,一直穿戴到2015年的春天。车祸伤及肉身的痛留在了2014,但阴影却一直伴随着我的2015。左髋臼骨勉强聚合,那么多药水最终把它营养成一个天气预报,阴晴腿先知。右臂断过两处,还未完全康复,肩周炎便接踵而至。粉碎性骨折的八根肋巴变成尖刀,斜插在大面积塌陷的胸部。 (more…)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散文

  前两天,公司的行政离职。才来了一个多月,因为组织植树的事,出了纰漏和差错,挨了吵,就离职了。找我签字时,我对她说了下边这些话。其实,这些话我对部门别的员工也不止一次说过。趁记忆清晰,写下来,立此存照和让更多的人看到。
  上班这多年,有三个小习惯,十分被我珍视。这三点,我都因没做好而吃过亏。有的亏,至今想起来仍悔和疼。比较好地加强这三点后,使我受益极多。 (more…)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散文
December 27, 2015

  忙年,顾名思义就是为了过年而忙活、为了置办年货而忙碌。对忙年的记忆多停留在童年的印象里,就像母亲蒸的年糕一样,吃一口回味无穷,至今仍在我的脑海里萦绕不断,令我难以忘记。
  当进入腊月,“年”以倒计时的脚步临近,忙年由此拉开序幕。男人和女人各有分工,都开始着手准备年货,而放了假的孩子则无忧无虑地疯跑玩耍。 (more…)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散文
December 27, 2015

  文诗雅是个从容优雅的戏剧作家,切肤之痛的失败婚姻,让她从原来的爱情写手彻底转变成了战斗写手。谁知却歪打正着,她创作的《峨眉武魂》、《川军抗战》,先后两次获得了全国剧本创作一等奖。
   (more…)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小说
December 27, 2015

冬天的阳光

冬天的阳光
总是能捎来亮丽与温煦
将天空的阴云驱散
绚烂心情的沉郁

冬天的阳光
总是能挣脱云翳的束缚
以慈母般温情目光的注视
来轻抚人世间的万事万物

冬天的阳光
总是在寒气袭人的腊月
令冷酷的冰雪亦静静垂泪
使封冻的小溪、河流重新欢快流淌

冬天的阳光
总是爱撺掇故乡的炊烟
悄悄品咂檐下腊肉和香肠的香味
将农家甜蜜与幸福的日子袅袅升腾……

(作者:周家海)

(作者简介:周家海,男,汉族,迄今已在全国各级报刊杂志发表各类文学作品800多篇(首)。近年来致力于诗歌创作,有诗作散见于《世界文艺》、日本《中日交流》、台湾《人间福报》、《中国冶金报》、《冶金企业文化》、《江西日报》、《湖南师大报》、《赣西文学》、《重庆晚报》、《北海日报》、《衢州文学》、《萍乡日报》、《河源日报》、《石家庄日报》、《呼和浩特日报》、《迪庆日报》、《西藏日报》、《金陵晚报》、《广州日报》等报刊杂志。)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诗歌
December 27, 2015

元 旦

作者:陈海金

又一圈年轮
刻下时光的印记
又一片雪花落在疏朗的枝头
对着漫天的舞姿欢呼
发福的灯笼在风中
点亮节日的主题
我知道,在遥远的故乡
院子里的炊烟
一定早早将一个日子簇拥
母亲蹬上更高的凳子
将窗扉逐一贴上窗花
只是,一直不敢告诉她
她裁剪窗花的影子
也是一帧窗花
贴在心窝
温暖了我经年的漂泊

作者简介:

  陈海金,80后,广东省高州市人,佛山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侨报》《中国教师报》《儿童文学》《工人日报》《云南经济日报》《中国劳动保障报》《西藏法制报》《南方法治报》《黄金时代》《宁夏日报》《陕西文学》《佛山文艺》等国内外300余家报刊,著有诗集《油菜花开》(北京燕山出版社)。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诗歌

朗诵新年

■ 聂顺荣

  岁月的河流,沿着既定的方向流淌,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循环反复周而复始,从不更改方向,从不放慢步伐,也不加快节奏,不为谁停歇也不偏袒于谁。
   (more…)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散文

  反复无常的变脸游戏,无异于饮鸩止渴;立足核心价值办出风格,办出品牌,才是文学期刊发展的关键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