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ezaki_lighthouse

外一首

灯塔的心

作者 汪温妮 (捷克)

海面黑沉沉 波涛翻滚
灯塔站在悬崖上 孤独守望
发出一束又一束的光
把行船的航道照亮

潮水冲击 风吹雨打
是谁把灯塔点亮
看不见的点灯人
每天24小时的坚持
成就“风暴角”变“好望角“的希望

点灯人是灯塔的心
那里有暗礁恶浪
那里就有点灯人
那里就有灯塔

灯塔有心
心是用单纯和忠诚铸造 
日复一日的重复点灯发信号
把寂寞不灭地燃烧
用光亮的手握紧罗盘
叮咛水手们不要偏离航向

灯塔有情
谈情说爱的时间全放在关注生命上
把枯燥和单调勾兑成热情
用不同的色彩和节奏
引领人们穿过黑暗
驶进温暖祥和的海港

灯塔的心
执着得像月亮
要替太阳守夜
在黑暗中 等你 
爱你 亘古不变

后记:好望角 :原被称为“风暴角”是位于非洲西南端的岬角。北距开普敦52km。是1488年葡萄牙航海家迪亚士在寻找欧洲通向印度的航路时到此,因多风暴,取名风暴角。但后来航行的船只越来越多,是通往富庶的东方的航道,也因此建立了灯塔,取吉祥之意,故改称“好望角”,意思是“美好的希望之角”。
汪温妮 写于2016.2.25. 布拉格

外一首

如果没有灯塔

黑夜茫茫 危机深藏
人们渴求有灯塔点亮
不让航船搁浅触礁

如果没有灯塔
焦虑和徘徊的是船长
水手也会慌乱紧张 
乘客更加恐惧害怕

如果有了灯塔
却是没有心的灯塔
那他只是有高度的顽石
虽挺得住 日晒霜打
但却不能把他人照亮

如果灯塔有心
却是不坚持的心
那他就是海浪上的闪电
一时的光不仅不能导航
更不能给他人以温暖希望

如果灯塔的心坚持
我行我素 任意妄为
那它就是灾难中的灾难
黑暗中的黑暗
不要 也罢

汪温妮 写于2016.2.25. 布拉格

后记:以此诗向优秀的:灯塔的点灯人—-关注生命的点灯人致敬!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诗歌

0T50244V-0

苍白的语言(组诗)

  
文/何军雄



 
  
  谁把感情的碎片回收
  一一弥补成温馨的家园
  
  夜幕低垂,一些星光上升
  到达生命的顶峰
  
  所有的语言显得苍白无力
  唯有内心的灵魂活力四射
  
  痛苦的面颊背后
  激烈的文字开始复活
  
  
  修行
  
  寺院的藏经阁
  摆放着一些经卷和我的诗集
  
  寺院外驼背的蚂蚁
  长年修行咏诵经书
  
  我是一个日夜苦读诗歌的佛教徒
  佛像头顶的尘土就是我的文学
  
  静坐的佛像和我一样固执
  坚守分行说话的慈悲心肠 
  
  双手合十跪拜佛前
  心中默念我诗歌的结尾
  
  我的一首诗歌就要远嫁他乡
  让一些文学从此望穿秋水
  
  
  一些爱在纸上跳跃
  
  白纸上显示一段爱情
  跳跃在纸上纷纷表达
  
  与爱有关的内容
  都会在今夜诉说衷肠 
  
  柔软的内心深处
  一些词语开始游走
  
  浪漫与温馨背后
  一副心肠没了骨节
  
  
  无题
  
  我早已看破红尘
  就是心中放不下一个女人
  
  所谓的诗人
  写一些让谁都看不懂的文字
  
  曾经放过驴的
  如今个个都是老板
  
  三十岁的少年
  得了癌症
  
  全球气候变暖
  这不大冬天的将裤头穿到外面
  
  坚守文字的只有佛教徒
  每天抄写经书
  
  
  草尖上的故乡
  
  踏着春日的青草
  青草上留下牛羊的脚印
  我找寻昔日的故乡
  
  草长莺飞的时候
  和我一样
  一只麻雀停在草尖上
  
  微风裂过地面
  草尖向风看齐
  那都是些故乡的孩子
  
  
  自由市场
  
  整天穿梭在这里的
  除了摆摊设点的小贩
  和聊以度日的商户
  再就是些遛狗的少妇
  
  要饭的乞丐无处不在
  那些阔太太们厌烦了也仍一二块
  手拿雪糕的小女孩
  摸遍所有的口袋
  将自己心爱的雪糕给了乞丐
  
  正午时光一只麻雀在墙角啄食
  遛狗的少妇哭喊着皮包没了
  转过身看见乞丐讨要自己的包
  乞丐乌鸦乱叫不知说什么
  小女孩手指着说刚才一个年轻人跑过去了
  手里拿着皮包
  
  太阳比刚才更毒热了
  这鬼一样的天气
  
  
  喜悦
  
  月光尾随在窗台上
  打开窗户
  让忧伤在今夜无眠 
  
  一些消息
  通过面部肌肉传递
  让最后一个末梢神经坏死
  
  耳朵聆听音乐
  眼睛分享喜悦
  让嘴角的香甜无处可逃
  
  流传的一些飞语
  就在今夜抵达
  以喜悦的形式
  
  
  今夜无眠
  
  月色如水
  如水的还有我的思绪
  一些往事将我的内心缠绕
  让我在寂静的夜晚不能安然入睡
  
  闭上双眼
  你的影子在脑海浮现
  这种场面持续了整个夜晚
  
  无眠的还有晨光
  淡淡的忧伤和凄凉
  今夜月色如水
  我的内心开始彷徨
  
  
    
  
  何军雄,甘肃会宁人,中国诗歌学会、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飞天》《青春》《散文诗》《华夏散文》等刊物发表诗歌、散文一千余首(篇),出版诗集《雪地上的书生》,入选《中国诗人诗典》《中国散文诗2014卷》《中国散文佳作精选集》《中国首部微信诗选》等选本,辞条编入《中国诗人大辞典》一书。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086176651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诗歌

taohua

桃花雨

作者:周家海


 

  我多么希望
  能够与你相遇
  在三月的江南
  在飘雨的清晨
  你身披 一袭
  粉色的霞衣
  夹岸 蘸水 盛开
  
  我多么希望
  能够与你相遇
  在晴朗的黄昏
  在僻静的一隅
  你不再 藏匿
  花蕊的秘密
  粉红 鹅黄 绛紫
  
  你 脉脉地
  伫立于
  早春的微寒里
  有如一位
  绝美的少女
  亭亭玉立 温婉清丽
 
  你 恣意绽放
  就象是一片绮云
  从天而降
  凌空飞舞于 枝梢之上
  以及伊人
  凝望的眼眸
 
  我愿意
  变成一缕春风
  只要能瞬时 拂过你的脸颊
  我愿意
  化作一霎春雨
  只要能随时 浸润你的芳华
 
  在河之滨 在水之洲
  蜜蜂和蝴蝶叹息不已
  因为你 正在
  兀自下着一场花瓣雨
  不知道是在 祭祀逝去的春光
  还是为了纪念一段美好的恋情……

  

  【作者简介】
  周家海,男,迄今已在全国各级报刊杂志发表各类文学作品400多篇(首)。近年来致力于诗歌创作,有诗作散见于《世界文艺》、《国土绿化》、日本《中日交流》、台湾《人间福报》、《中国冶金报》、《作家与读者》、《冶金企业文化》、《江西日报》、《诗印象》、《南京大学报》、《湖南师大报》、《渝东南文学》、台湾《人间福报》、台湾《台中日报》、《仙女湖文艺》、《仙霞》、《衢州文学》、《重庆晚报》、《井冈山报》、《北海日报》、《广州日报》等报刊杂志。)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诗歌

0

梨花辞

  
许文舟


  
  

  三月的马鞍山,那么多梨花都不大可能,知道我给它们写过诗。它们只认识韦庄、杜牧和李商隐。
  一定是月亮给上的色,那种白,有月华的纹理。一定经过仙风涤浴,那种干净,应该就是诗歌最初的身子。
  东风叫门,总有一朵开得迟疑。是羞见,还是没攒够登台的勇气?
  伞房,胚胎暗结。弧形的花瓣,像蜜蜂乐不思蜀的瑶池。寒蕊又是谁的府邸?
  
  

  燃烧是梨花不便呻吟的高潮。春风助燃,管不了星斗阑干。
  眼睛、镜头、偏心的相思,都有等同的炽热,耗尽一朵梨花少许的寿年。
  一定,有仙女替它擦拭过,梨花下凡,却一尘不染。蕊,如果能成为我诗的胴体。可惜我体虚的颂辞,很难托举一朵梨花无瑕的裙裾。
  梨花落时,谁都想飞。
  
  

  梨花设宴,入席的全是诗人。一定有召伯与周公,一定有岑参大叔与智红兄弟。
  三千翅膀,足以让马鞍山腋下生风。有人迈开凌虚的舞步,有人与梨花耳鬓厮磨;有人恋上处女的白,有人挑选词澡,低泣或高歌……
  梨花啊,是谁的故乡,又是谁的天涯?
  春风浩荡,女人与梨花较劲窈窕,春风比雎鸠柔情还多。
  蜜蜂不管这些,依旧一针针修理着无药可医的暗恋。
  香无遮栏。今夜,谁为一朵梨花辗转反侧?又是谁还在梨园,落下踉跄。
  
  

  我这个样子,只能在树下,沉默。
  我那些诗贴再多的邮票仍旧无法寄递。我在树下轻轻摇了摇,梨花未落,到是春风四下溃散。
  我会遇见赏花的白居易吗?他一定直下南阳再上云南,为马鞍山的梨花写些赋体。行云荏苒,我会遇见我自己。三十年前也有一朵梨花,与我阴错阳差。
  需要多近,才能听清心音?相隔多远,才能不会想念?
  我会遇见,走出农舍的彝家妹妹打量着醒来的大地,梨花白是她素面朝天的容颜。
  我会遇见花神,请奖赏马鞍山辛勤的果农,梨花守身如玉。
  
  

  接下来的果实,皮比仙女面薄。你敢咬下第一口,就咬住了星雨、良辰、隔夜的水滴。东风已远,香猝不及防。
  装箱、标签,然后辗转。而三月的马鞍山啊,那些梨花正在诗会上嗔喘。摘一朵,粉泪沾腮,香满唇齿。
  我曾在中国的北方,看见一枚红雪梨巍山马鞍山乡的户籍。而现在,我在马鞍山与梨花相遇,那么多人兴味盎然,只有我,荒乱和自卑。
  
  
【作者简介】
  许文舟:男、1964年10月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临沧市作协理事,出版散文集《在城里遥望故乡》、《高原之上》、散文诗集《云南大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写作,现已在《诗刊》、《诗选刊》、《散文》、《中华散文》、《散文百家》《民族文学》、《星星诗刊》、《文艺报》以及台湾《活水》、《自由时报》香港《香港文学》、《大公报》、《香港文汇报》、美国《世界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100多万字。有作品入选《读者》(乡土版)、《读者》(原创版)、《青年文摘》,并正式选编入《大学语文》、中学生课外阅读教材,中学生八年级《字词句篇》,散文诗先后七年入选《年度散文诗选》并由漓江出版社出版。先后荣获过第十八届、第二十一届“孙犁散文奖”、《云南日报》文学奖等奖项。曾出席第十三届全国散文诗笔会。)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散文

02

01

  在捷克的汉学界里,有一位名字响亮的老汉学家:白利德教授(Doc. Augusting Palát),他一直以他的东方情怀和持久的热情在给大家讲他的中国梦。 (more…)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散文

24824

野百合

周家海

  我是一株野百合
  静静地 生长在
  偏僻的山野
  春风陪我做游戏
  春雨润泽我芳馨
  还有那野蜂跟山蝶
  翩然而至 在向我
  竟相表达着倾慕之情
  
  我是一株野百合
  静静地 生长在
  偏僻的山野
  灌木常把我遮掩
  雾蔼欲将我吞噬
  还有那星月的光辉
  翘首天幕 向我觊觎
  露珠就是他们的清泪

  我是一株野百合
  静静地 生长在
  偏僻的山野
  大地并不嫌弃我
  还有飞鸟与鸣禽
  它们遗失的啁啾声
  纷纷飘坠 落入花心
  有如少女藏匿的恋情……

作者简介
  周家海,男,汉族,迄今已在全国各级报刊杂志发表各类文学作品400多篇(首)。近年来致力于诗歌创作,有诗作散见于《世界文艺》、《国土绿化》、日本《中日交流》、台湾《人间福报》、《中国冶金报》、《作家与读者》、《冶金企业文化》、《江西日报》、《金陵晚报》、《南京大学报》、《湖南师大报》、《渝东南文学》、《中原诗刊》、台湾《台中日报》、《重庆晚报》、《拉萨晚报》、《衢州文学》、《萍乡日报》、《井冈山报》、《广州日报》、《北海日报》等报刊杂志。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诗歌

151998013633349951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诗歌

9525012_1

  

《文人》自序

  侯建磊/文

  现在,出书并不是什么难事了。只要你有稿子,手里有个两到三万块钱的准备,找一个出版机构合作,打印、编辑、校对、审核、出版、发行,自有一个程序进行下去。在这种情况下,作家似乎一下子多了起来,我就碰到过几次被人赠书的经历。 (more…)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散文

f8b57842-c0fa-4241-a92d-5837beab4ad8

親近春天

(組詩)

□ 張芳學

親近春天

石頭縫裏的小草
把陽光頂在頭上
一寸一寸地
往上舉
大地開始五彩繽紛了

有一種力量
在潛滋暗長
暖暖地幸福
像一條無形的河
從人們的心頭流淌
嘴角的笑容
就是一朵朵花
盡情綻放

春 花

燕子的翅膀
掠起水面的陽光
山坡上的小花
睜開惺忪的眼睛
一個生長的季節
輕輕地拉開了序幕

一朵花的春天
敲響時光的鐘
和風細雨裏
一個個願望
正在跋節
路上的行人
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載著歡歌笑語的蜜蜂
飛向花海深處

春 草

太陽溫暖的手
輕輕地揭開了雪被
嫩嫩的小草
打了一個寒顫
吐一口泥土的清香
沿著春天的腳步
一路前行

夜晚,飲著
月亮的瓊漿
對著天空
與星星談笑風生
就像我們的愛情
堅守著心中的夢
憧憬的芽兒
一個勁兒地瘋長

春天書

與春天一起蘇醒的
是我失眠的靈魂
還有佈滿血絲的眼睛
心底的暖
慢慢地遍佈全身
春天就來了

早起的鳥兒
啄著我貪婪的夢
我多想化作一滴水
深入土地的根部
沿著陽光的血脈
流向小樹的枝頭
用嫩綠的小手
觸摸春天的肌膚

思想深處的馬
一路賓士——

相約在春天

春上柳梢頭
你就來了
帶著溫暖的資訊
久違的心
也萌發了新的想法
不安分的芽兒
在春風裏雀躍

一聲清脆的柳笛
惹得桃花
露出粉嘟嘟的臉龐
杏花一傷心
濛濛細雨裏
可忙壞了
一對剛回來的新燕子

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

上天放下陽光的金絲線
一朵朵花兒爭相咬鉤
樹杈間跳躍著
一個個鮮活的生命
把芬芳的福音
傳遞到村莊的每個角落

桃花映紅了村莊的臉龐
每個行人的說笑
都浸滿淡淡的花香
我的父老鄉親
從這小小的花朵上
看到最美的嚮往

每一朵桃花
為這片熱土
拼命地怒放
由根到枝積蓄力量
這數萬朵桃花
數萬個村莊待嫁的姑娘

滿樹的蜜蜂
把粉色的溫暖
輕輕的哼唱
空氣裏
到處都彌漫著
粉色的芳香……

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
有我親親的爹娘
他們在樹下
辛勤地勞作
至今,那熟悉的芬芳
在我的夢中飄香……

清風推開春天的門

春天輕輕地一吹氣
滿山遍野的小草
齊刷刷地伸出小手
露珠裏的陽光
美麗而迷人

剛蘇醒的眼睛
是多麼清純
小小的欲望
在地底下
不斷地積蓄力量

一雙巧手
裁剪出各式各樣的風箏
河灘上孩子的笑聲
在清澈的水面上
蕩起一圈圈快樂的漣漪

風的纖手輕輕一推
就推開了春天的門——
一個嶄新的世界
春暖花開
心曠神怡

等待一場雨

站在含苞待放的桃樹下
一個純樸的山村姑娘
仰首翹望
她在等待一場春雨

天空昏暗,朦朦朧朧
一縷縷雨水織成的網
網住了她那清純的眼眸
這是她等待已久的甘霖嗎?

她仰著花朵般的臉龐
讓雨水順著她的秀發流下
一直流到
她的心靈深處
這麼多年過去了
那朵豔麗的桃花
在我的記憶中
質樸而又鮮活

秘 密

從村莊的樹枝上
抽取生命裏的鈣
一路奔跑

縷縷炊煙
嫋嫋飄過
滿是感激的淚

爬上山頂
把白雲踩在腳下
思緒越飛越遠

打開身體裏的燈
對著自己的影子笑了笑
然後漸行漸遠

只有香如故

伴著春天的馨香
滿園的花朵
隨風而舞
捏一把泥土
聽一曲蜜蜂的吟唱

遺漏的陽光
閃著金子般的光芒
用一縷縷的絲線
釣起一串動心的往事

花瓣漫天飛舞
春天的故事
愈演愈烈

奔 忙

像麻雀一樣
在村落間的樹杈間奔忙
如今,樹砍了
面對發黴的樹樁
思索著
到底還能幹些什麼

道路上行人匆匆
車流如織
我像一個塑膠袋
隨風而起
風止而落

徜徉在一首詩歌裏

徜徉在一首心儀的詩歌裏
就像嬰兒躺在繈褓中
意境裏的鶯歌燕舞
讓一腔春水蕩起層層漣漪

詩歌裏的語言
像誰在我的耳邊
說起久違的悄悄話
血管裏的血液再次噴張

徜徉在那首詩歌裏
我聽到海子在大聲吟唱——
做一個幸福的人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打開時光的門

打開時光的門
無數條路通向遠方
背起生活的行囊
憑著信念
選擇一條道路
無怨無悔地走下去
總有一盞燈
隱隱約約地亮著

牽著風的手
一路前行
小心翼翼地打磨著時光
放飛白雲般的夢想
深深淺淺的腳印裏
長出了小小的驚喜
一面旗幟
正在呼啦啦地飄揚

天黑了

鳥雀回巢
雞鴨歸圈
黑色的影子
模糊了一切

路燈醒來了
睜著血絲的眼
行人稀少
卻黯然神傷

是誰醉生夢死
是誰暗度陳倉
手機裏凸顯出
荒誕的人生

天黑了,是誰
正在聆聽天籟
星月有光
心跳有聲

路 燈

白天,痛飲陽光
晚上,放出體內的能量
完成太陽的心願

有了太陽
陰暗的角落就會少些
有了路燈
夜行的人就不會迷失

孤寂的路燈
默默地
把黑暗
移交給光明

那 樹

門前的那棵樹
不知什麼時候生長的
老態龍鍾
卻固守一方清貧

一把老骨頭
橫對南來北往的風
把心中的喜悅
開成一朵朵樸實的花

一副坦蕩的樣子
從不隱瞞什麼
敢在春天開花
也敢在秋天結果

作者簡介
  張芳學,筆名牧鶴,1972年5月生於甘肅徽縣,教師。系中國通俗文學研究會會員,中國詩詞研究院副院長,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在《北京文學》《星星詩刊》《揚子江詩刊》《詩潮》《飛天》《散文詩》《世界詩人》《文學月刊》《廈門文學》《當代華文文學》《北方作家》《甘肅文苑》《歲月》《遼河》《當代作家》《牡丹》《葡萄園詩刊》(臺灣)《甘肅日報》《甘肅科技報》《甘肅農民報》《甘肅手機報》《未來導報》《山西農民報》《作家報》及《陽光導報》(日本)《新世界時報》(美國)《中華日報》(蘇里南)《中華導報》(加拿大)《澳洲彩虹鸚》(澳大利亞)《新大陸》詩刊(美國)《越南華文文學》(越南)等海內外多家刊物發表詩文近千篇(首),入選《新世紀詩選》等多種選本並獲隴南文藝獎等多項獎,著有詩集《心靈的歌唱》。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诗歌

14399691727131

《红楼梦》里的元宵节

  □聂顺荣

  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又称为“上元节”。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吟诗作赋,给我们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元宵诗词。在被喻为中国封建社会百科全书的《红楼梦》中,曹雪芹也不惜笔墨,或轻彩,或浓墨,多处提及元宵节。 (more…)

  • Author: admin
  • Category: 随笔